Wednesday, July 27, 2011

Ageless beauty

從早上開始就很熱了。

曬過衣服後我一個人在房間聽星星(Stars),簡單地回過Megumi寄來的信後,我跟媽媽吵了一架。簡單來說,這完全是自己的錯,不能怪誰。並且誠實地說,我自從回到家後,只過著抑鬱的生活。我斷絕了一切的人際關係(對不起),過著自己不想過的生活方式。

我想變得自私,然後隨心所欲一點。
我一邊聽著ageless beauty然後哭著。
我渾身充滿罪惡感,糟透了。

"我們把你送出國不是為了..."媽媽說。
"不是為了讓我變成這樣回來"我替她說完。

3 comments:

17碎 said...

也許有些多餘,但總心疼,忍不住想說。我覺得我們總是可以自由一點的。我想像中的自由-其實是有各種形狀。其中一種是、把張懸的話送妳:「在每個階段的擺盪中,找到屬於自己的定位,也許才是真正的安定和自由。」自從聽過了這段話,我就比較安心了。
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這時候會受傷總是難免的。但我相信妳最後一定可以做得很好。(緊緊地擁抱)

Yi-Chun said...

見了妳以後發現妳還是跟以前一樣個性直溜溜的一條講話溜不隆冬的,也跟以前一樣不管跟妳說什麼妳都了然於心:)沒關係啦就這樣隨心所欲地過日子,想講話就多講一些不想講話就安安靜靜的橫衝直撞,真的很快樂啊!
ps等我實習結束找個平日我們去個小地方玩吧:)

Trampe said...

謝謝,真的很謝謝你們。
看完這些話語後感覺像是好一大半,雖然處方各不相同,但至少這段荒迷的歲月中,我覺得心底安穩,踏實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