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3, 2010

今天只有6度噢

想家,想台灣常常是瞬間性的。
在某些發呆的片刻,回憶像是抓住縫隙般一股腦湧上來,每當回過神總覺得現實現實極了。最常出現朋友們,練團/台大校園和金三角宵夜/法文系小教室的午餐/纏著星星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或在星星家打滾的時光。當然也有不少不想面對的過去,被它們一把掐住喉嚨。

又或者,另一種情況是視覺性的:在街上看見和媽媽一樣品牌型號的車子,成群結隊八卦的高中女孩們,制服短裙。往往我激動萬分,好幾次就要在大街上掉淚,心中荒涼無比。儘管如此卻仍不曾哭過,因為我知道一旦哭了第一次,瞬間從此會變成長期的心理狀態。

可能因為沒有朋友吧。
這裡走路一樣靠右,我常常忘記自己已經不在台灣。
新生活25天了,日子很開心,卻常常覺得很孤單。

2 comments:

Adelphia said...

也不是孤單一輩子,一年很快就過了喔~好好把握這完全屬於自己的時間吧!Bon voyage pour Quebec:))

trampe said...

講的好像永遠交不到朋友似的,後來想想其實自己個性那麼糕怪(台語),在台灣時本來朋友就不多了,也沒什麼好抱怨我想。

老實說魁北克之旅很想延期,腦袋需要罷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