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8, 2010

I look at you when I see nothing

想喝又香又甜又暖的牛奶。

Sunday, September 19, 2010

Strange light is sparkling


詞與心情無關,這首歌真的美極了。
Dear Deerhunter我們下個月就可以相見了呢。
Deerhunter - Strange Light
What direction should we choose. We're lost and still confused.
I walk into the sun. With you the only one.
Who understood the ways. The hours became days.
The weeks turn into months. We walk into the sun.

So glad to have a guide. Less lonely for the ride.
And should this car ascend. At least I'm with a friend.
In space all things are slow. No sound with speakers blown.
The silence fits the scene. The prince is now the king.
Neon blurs my sight. I'm guided by strange lights.
I'm rattled and I'm stunned.We walk into the sun.

動物們


我現在很會用零錢了噢。
一分是楓葉。
五分是水獺。
十分是帆船。
二十五分是麋鹿。
五十分很少見我也搞不太清楚是什麼。
一塊是天鵝。
兩塊是北極熊。

我最喜歡二十五分了。

Ces jours (9/8-9/10)

11天,來到這美麗的城市已經11天了,每天早晨醒來都有卡夫卡在樹上啊啊叫著,伴著城市的樹葉灑落。

還記得抵達的那天,經過飛機上擁擠的20個小時和在底特律時飛機延誤,入境時已經是晚上9:30。美貴阿姨和他先生開車來接我,從機場到宿舍大約30分鐘的路程,除了美式連鎖速食店們和超市,街上幾乎沒有店家營業。有趣的是,離開機場後我首先注意到的是路上的車牌,像是預告著什麼,號碼底下寫著Je me souviens,詢問之下才知道是為了1970年代發生的一個事件,意義大致上來說是"Oui, nous nous souvenons. Nous nous souvenons du passé et de ses leçons, du passé et de ses malheurs, du passé et de ses gloires." 而我想或許在若干年後,這一年的日子對我而言也會是Je me souviens.

時差持續了幾天,過慣了台灣每走一個街口就會有一家7-11的生活,剛到的一個禮拜總是不習慣走很多路。但我覺得這樣很好,一直以來過的都是步調極快的生活,慢吞吞的散步在陽光下發呆是很棒的事情。另外在這裡幾乎看不到機車的,只有汽車或是單車,也常常在上學路看到有人溜滑板或是直排輪(我也妄想過那這些人到冬天是不是改溜冰刀?)。雖然媽媽總是在視訊的另一頭催我去騎單車(這裡有跟巴黎和高雄市一樣的公共租借腳踏車),但是少騎一次可以多買兩塊肉哩!所以到現在還沒試過,也許下禮拜會找一天騎去兜風吧。

蒙特婁的第三天,這天我發現這裡的人對於裝扮很有想法和巧思,好像活在FACE HUNTER的世界裡一樣,第一次去了市中心覺得好驚艷,不管是甚麼膚色,年紀的人都有自己的風格。在台灣很難有這樣發現,常常我覺得穿著好看的人往往流於同一種風格,容易被歸類,或者我覺得台灣人太害怕跟別人不一樣了,結果顯得無聊。另外在學校附近有二手店,特別的是他們的所得是捐給弱勢團體,是目前最喜歡去購物尋寶的地方,裡面有一打的復古襯衫私心想全部帶回家。

(蛇尾時間)怕再寫下去會變成流水帳,今天先暫時停筆。

Wednesday, September 1, 2010

rêve éveillé?

連日以來不知道為什麼印象錯誤地一直夢到自己在哈利波特裡的魔法世界裡生活。
8/25-在葛萊分多交誼廳裡寫功課。
8/26-奈威被綁架,我跟妙麗憂心忡忡地討論該怎麼解救奈威。
8/27-哈利和榮恩坐在猩紅色交誼廳下巫師棋。(這樣看起來我夢的活動範圍只有在交誼廳)
8/28-收到媽媽寄的咆嘯信,因為我在上奇獸飼育學時把魔杖弄斷了。
8/29-看影集Doctor House看太晚,睡覺沒有作夢。
8/30-在地窖上魔藥學,教授是翁德明,但是樣子很像史拉轟教授。
8/31-沒有作夢。
(持續更新中)

我強烈懷疑再過個兩天我就會收到霍格華茲的入學通知信,如果今天晚上又繼續這樣的夢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