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4, 2010

18歲又22個月

說穿了這是篇懺悔的文章,懺悔過去半年來種種怯懦,荒唐,逃避的行徑。而我想我會變成這樣都是自己害的。

新學期開始,光景流轉,相處的人換了一群。
忙於法文週和社團的種種事物,練團,做美宣,開會,街宣,西潮,練團練團練團練團練團。不知道如何拒絕別人的爛個性,最後期初表演時軋了一堆團,玩的也不是自己真心喜歡的音樂,每次練團都很心虛。什麼事也沒做好。而我不是最痛恨跑活動的嗎?卻也老是昧著良心擔下工作。

曾幾何時我開始晚睡,開始每個禮拜被功課追趕,被考試追趕,對老朋友食言。Alors j'ai quitté de quelques groupes que je n'aime pas,mais en effet, j'étouffe encore.等我回過頭才發現當初喜歡這群朋友的心情早已經變質。還記得幾個月前寫的Here's where the story end,還記得我曾經相信永恆,存在於瞬間電光石火的美麗永恆,如今早已消逝。

幾乎失去了自己。沒有時間閱讀,沒時間看電影,文字貧乏,羞於開口和討論想法。接著又發生了種種皮肉上的不幸運。逃亡的念頭凝聚在一塊兒,接近了一種具體的荒涼。並且多次衍生消失的念頭。回家變成了一種概念性的東西。幾個禮拜前的日記裡這樣寫著:我想就此消失。再次出現時若是還有人盡問些蠢問題,我會優雅的微笑。

這大概是我第一百萬次用雷光夏的歌詞了,我的星球自行旋轉將離你遠去。明白必須離開這樣的自己,趁我還足夠年輕,還沒真的變成19歲以前。

2 comments:

費城 said...

等等...你還沒19歲嗎?
我覺得人的關係經常會因為環境然後變質,也許當時你是真的快樂,也不要忘了那些曾經的快樂。就要一個人去北國流浪了,cheer up,下禮拜可能會有餞別會,敬請期待!

trampe said...

19歲是概念性的19歲。一直覺得自己還停留在18歲沒有真的跨過去,精神上沒有長大。所以才寫自己現在是18歲又22個月:P

不會也沒有忘了那些快樂,畢竟是完全不同的人事了。而我也將帶著這些回憶到異地流浪,包括你包括吃雪綿冰的不暈包括我曾經喜愛的那個人和朋友。對我而言你們都在閃閃發亮,尤其是我心底黑成一片的時候。

ps.那麼早就要餞別那暑假呢(哭哭)?但還是謝謝,好期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