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6, 2009

我偷走黑夜的漫長

你的目光如炬,像秋天的斜陽一般深遠,絕對殺死我心底的憂傷。
於是我幻化成一隻華麗的魔鬼,頑強又瘋狂。我咒詛那些醜惡。

你看我的眼神那麼直。
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但通常我都選擇微笑,因為比較妥當,儘管那聲息宛若嘆息。

我在那裡面跌到,宇宙柔軟。
我做夢,我吃藥,我在向晚裡走著。我過度呼吸。結果當然一個人也沒有。




再這樣下去會完蛋的。

4 comments:

費城 said...

寫得真好。我也討厭那樣笑起來像哭的感覺,不自然到了極點,可是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

trampe said...

其實我明白是什麼壓的自己喘不過氣,只是長這麼大了都還無法對抗孤獨的話,或許以後只會更糟吧。

chunuro said...

為什麼會這樣子不舒服這樣子痛苦

我失眠了吃了藥
我不想被開導我只是想要吃藥
想要自溺
沒有理由想要上岸


新生活運動要失敗了噢.

trampe said...

我的也徹底失敗了。
星期一晚上身體沒來由的不舒服,結果大哭了一場。什麼事都叫我分心。